點擊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首頁 >> 旅游指南 >> 內容
張家界與武陵源
發布日期:2011.6.17 【 打印此文】 【關閉窗口】【來源:張家界中旅】
        在家里出門前,前一批去張家界的朋友一再告戒,要多帶衣服,因為他們上次到來,冰天雪地,冷得直往商店買衣服去,回來后,有些同事還開玩笑說“不要告訴后一批的人,讓他們也嘗嘗這滋味”。   我不太相信,但又不可不防,于是就帶了件有里子的外套,可來到景區,剛開始是有點寒,不至于穿大衣,從索道下來,那里見什么冰雪,是一片艷陽天呢。  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游客都是初級游客,為什么這樣說呢,你看,大家來到景點,最關心的不是去了解,去欣賞,而是沖著去擠最佳點拍照片,全然就象花千多塊錢就為了留一個影,我也不能脫俗,但會花多點心思去聽導游的講解,時而靜下心來,去觀賞,解讀眼前的影至。看看,想想,邊走邊想,思緒有時并不就圍著解說中的故事,有時想開了,飛九天去了,也許是思想的原故,低頭邊走,同事問我,“走累了?”我說不是,只是在思想。同事投來不太相信的眼光。   這里叫武陵園,小時候聽的戲文中有“無奈武陵人遠”的句子,讀了陶淵明的《桃花園記》后,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,同事問“武陵就是這里嗎?”我答不出來,顧盼左右而言它,因為在感覺中好象不是,極力地回憶著那篇文章,總不完全。忙買了一本當地的旅游書惡補一下,再次證實自已的感覺是對的,桃花園中的武陵是在貴洲一帶,但在一段歷史中,武陵郡也包括這里。   也許對于風景來說,這里堪稱世外桃園,但于人的生存環境來說,則不然,因為桃花園中是“良田美池桑竹之屬,阡陌交通,雞犬相聞。”那應是一個十分適宜耕種的地方,可這里,只應是適宜游山玩水,靠這布片大的地耕作,不知要餓死多少人。   山上景至太壯觀了,壁立千刃,循導游的講錯解望去,只要不太弱智,一個個人物、動物活現眼前。導游還一再強調當年這里拍過《西游記》。   石山當然產石,這里出品的工藝品中,有用石頭做成的龜,這石頭也叫龜紋石,石上磨光了,一圈圈如同是龜殼上的紋理整齊別至,看看書,原來這是一種海洋生物――珊瑚的化石,足以證明,這里曾經是海洋,真是滄海桑田了。在龜紋石邊,還放了些據說是古生物“三葉蟲的化石”,可這化石過于完美,每塊都是兩只蟲子,交頭接耳的,紋理十分清楚,也正是太完美了,讓人不敢相信它是真的,后來去了幾家店,“三葉蟲化石”一模一模,如果是真的,那么,當年這些蟲子都是雙雙對對配了對,以標準姿勢就義的,所以說,假得太完美,不是件聰明事。想要買一個石龜回去,可發現他們都是以蠟來打光的,不是真正的打磨好,不經放,蠟化了,就完全失了光澤。想找真正打磨好的石頭,沒找著,下山時間到了,打算下到山去再買,可沒機會了,一下纜車就上汽車,根本沒時間停留,再過后來的景點,沒有再見到過這石頭了。有點遺憾。   下山來,要走一條長廊,導游說是十里,沒有機械化的車輛乘座。   道上別出心裁地做了些梅花樁,都是清一色的石頭,張家界以石為主,于是,到處都是石頭,無論梯道,小徑,還是平臺,就連垃圾箱都是用石頭做的,我喜歡石頭。總認為中國這么多的歷史建筑,就是因為大量用了土木結構,消失在歷史中,太多的遺憾了,倘若象羅馬古城、印加古城那樣,是用石頭做的,那么,留給后人的會有更多的遺存。   走在石樁上,低頭挑戰自已,已忘了看身邊的景色了。   按理說,路邊的應是一條涓美的溪流,可眼前的溪流水少得可憐,大小不一的亂石沖積在河床上,就好象河里流的不是水,而是石頭,一路上遇到很多的旅游團,說廣東話的卻占了大多數,這里的收益,我想,來自廣東的占一個很大的比例。   路上上個廁所,廁所邊有幾檔買工藝品和干磨菇、草藥之類的地灘,一個女灘主看到我們的高明中旅的帽子,問我們是不是佛山高明的,我們說是,她說她曾在高明工作,在毛紡廠,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   是的,現在我的記憶中都好象沒有毛紡廠了。   我走在最后,拿起草藥看看,聞聞,那檔主用她們的方言與另一檔主說話,她以為我聽不懂,可我可以聽懂百分之九十。女檔主說:   “高明啊,是個很偏僻的地方,從廣州到佛山,再往里走,還要走老遠老遠的路,在一個沒什么人到的地方,很窮”。   氣死我,但他說的是實情,幾年前,高明橋不通,路不平,是偏僻。   但也不至于比她們這地方窮。這婆娘,本想幫你買點東西濟濟貧,可現在寧愿扔了。   走不遠處,有個深水潭,水很清,潭低布滿錢幣,我也拿出幾個扔,不買人家的東西,而在這扔錢,其實,錢還落在湖南,還是笨……   張家界(三)猴子看人   前面的游人嘩聲一片,跑過去,原來小溪邊一只老猴子呆在那里,游人看它,它也在觀察著游人。   看到猴子,第一想做的事就是看看自已的口袋里有沒有食物,可惜為了輕裝上陣,除了相機和必要的錢外,什么都沒帶,附近又沒有灘檔,只好以一種愧疚的眼神望著它。一位總是語不驚人逝不休的同事跑過去,欲渡過小溪,與猴子來個零距離接觸,猴子雖是被人飼養著,但還是不會相信人類。敵進,它退了,消失在林間石叢。看樣子這是只雄猴,而且樣子還算威武,本來猴子是群居的,為什么這老猴子獨來獨往,曾看過新晉猴王大戰的報道,被奪權的老猴王只好孤獨地終老山林,我認為這是其中的一只。   一路上轎夫很多,幸而它們也不太熱情,不至于擾民,山民本純樸,但利益驅動也具奸商的特質,你欲乘轎子,他開價兩百,還價一百五,成交,可到了終點,他就要三百,理由是每個轎夫一百五,一臺轎子總不能一個人抬。做冤大頭的時有人在。   當然,坐轎子的都以老弱居多,轎夫行進速度驚人,一邊呦喝著讓路一邊小跑,坐轎的人死命的緊抓扶手,如同坐過山車,那里有看風景的閑心。偶有一兩個看樣子還年青力壯的坐轎子走過,我們一幫人就戲笑說“地主老爺來了……”不知它們聽了是羞愧還是開心,我想三十年前一定是羞愧,三十年河西,三十年河東,現在,地主老爺又吃香了。   張家界(五)************草   現在旅游點的灘檔,買藥材的占了好大比例,而大部份藥材的功效,都與壯腰鍵腎,增強性功能拉上關系,好象全世界的男仕都缺乏這東西。   在張家界,野生菇可************,一種帶殼的蓮子一樣的黑硬果,可以************,還有一種我小時候都認識的叫“還魂草”的東西,從前是用來治胃病的草藥,現在每棵一個獨立包裝,改名為“************草”。附了一張紙,把功效說得如同偉哥。這種草我從小玩過,還魂草,故名詩意,它有還魂的特征,不是人還魂,是草還魂,本來一棵曬干了的,如一整棵蘇鐵一樣的草,一寸長短,把它放到水里,一天一夜,竟能重新活了起來,葉色碧綠,長出根須,找些苔蘚培著根,草兒還會長起來,買的人當時說會開花,一張彩色照片上,拍了開了紅花的還魂草,可好象不太自然,想必是移花接木的效果。不過就一根草,也玩了好久時間,后來記不得下場如何了。   不知為什么在張家界還魂草搖身一變,成了************草了。   旅游要到指定購物點,這已成了行規,事實上,這也是旅行社拿回購收益的一個重要來源,指定購物點中,不是珠寶店,就是藥店了,第一天在張家界,就去了一家藥店。導游沒有太多推介,也許他也覺得說得太多,反而適得其反,這家藥店有免費洗腳,導游希望大家都去洗一下,買多買少不重要,只要洗了腳他就有了交代。   世上那里有免費的午餐,洗個腳還要聽他推銷一堆的藥品,其中有靈芝,店員把外面賣的靈芝貶得一文不值。而這里賣的一種靈芝飲片,卻要一百八十塊。   有老中醫坐堂,閑來無事,把手遞過去,看他說什么,老中醫把我兩只手都把過,說的都是些不關皮毛的事,然后推銷它的靈芝茶,我是吃過太多虧了,那里會上當,全團的人也聰明多了,一團五十人,絕少人上當,洗完腳,都借尿踲了。導游上車,有點苦笑。   第二天的購物點是珠寶店,前兩批同一路線,已摸清了底細,可憐的老板還在做秀,第一批時他說自已是富灣人,第二批說是更樓人,我們這批,又說是人和人,可憐他媽,到處都是老公,瞥腳的秀,就象已經公開了迷底的魔術一樣,觀眾成了冷眼旁觀者。玉器的價格因為是“老鄉”降成了一折,一個二萬六千八的玉鐲,只售八百,團友只是一笑置之,到頭來,一團的人,只有一位買了一個二十塊錢的掛件,去哄無知少女。   又要到一家茶葉店去喝茶,茶妹的臺詞,與幾年前的西湖問茶一模一樣,大家都會背出來了。還是把市面賣的茶葉貶得一文不值,更可笑的是有一道茶,明明是人參烏龍,卻冠以其它的名字。上當的也是很少,大家都說,我們都是在茶葉產區出來的。氣死商家,導游可沒什么,因為前一晚的晚會,每人八十元,四十八人,他的回購也不是個少數目。   張家界(六)南方長城   張家界之行最后一站是鳳凰,民間有龍鳳呈祥之說,于是,不少人就不加思索地認為,雄為龍,雌為鳳,小時我總覺得一種是禽一種是獸本來是兩種東西,怎么會成夫妻的呢,父親說,他小時候,家族祭祖時,是龍香鳳燭,從來不會把龍與風雜在一起用。小時在劇團里玩,看到常排演一出叫“三鳳求凰”的戲,我問,鳳是女孩子啊,可戲里明明是三個男孩子追求一個女孩子的嘛,劇團的老頭說,笨小孩,男為鳳,女為凰。   鳳凰這個詞與這個圖騰簡直是用濫了。真正的從文字上認識鳳凰,還是:郭沫若的《鳳凰涅磐》:   天方國古有神鳥名“菲尼克司”(phoenix),滿五百歲后,集香木自焚,復從死灰中更生,鮮美異常,不再死。   然后是《宋玉對楚王問》:   鳳凰上擊九千里,絕云霓,負蒼天,翱翔乎杳冥之上;   對鳳凰古城,卻沒多大認識,也沒心思作個課前預習,就邊走邊看罷了。   從張家界到鳳凰,路不好走,兩面山巖壁立,一夫當關,確實是個好土匪窩,同事們在車上談論著現在還有沒有當年的土匪活著,如有,叫他們現身說法,那肯定更有意思。   途中,路過一個小鎮,正好趕上圩期,一路上,村民們攀扶著各種車輛往小鎮集合。這是真實的生活,婦女們大多是苗家的服飾,當然沒有照片中的隆重的頭飾,因為那只是婚嫁或向人炫耀時所戴的。鎮子上,交易的大多數是生姜,這些生姜個頭比我們的稍小,稍黃。還有桔子,還有從小道上趕來的山羊。一個老頭挑著一擔貨物,一頭是半籮白米,一頭是一只五花大綁的大公雞。真想下車去趕一倘真正的苗家圩集,可惜這不在旅游節目之內。   鳳凰是兩個景點,一個是古城,一個是南方長城。南方長城的資料如下:   中國南方長城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三年(公元1554年)竣工于明天啟三年(公元1622年)長城南起與銅仁交界的亭子關,北到吉首的喜鵲營,全長三百八十二里,被稱為“苗疆萬里墻”,是中國歷史上工程浩大的古建筑之一。   南長城沿城墻每三五里便設有邊關、營盤和哨卡,以防苗民起義。如:亭子關、烏巢關、阿拉關、靖邊關等,如今這一線還依稀可見碉堡、炮臺和邊墻。它把湘西苗疆南北隔離開,以北為“化外之民”的“生界”規定“苗不出境,漢不入峒”,禁止了苗、漢的貿易和文化交往。   歷史已成過去,南方長城將撩起人們對歷史的回憶……   南方長城與北方長城最大的不同,就是整體都用石頭,就地取材,這樣的材料,如果沒有人為的破壞,恐怕再過一千年,它依然不倒。   長城也就是如此,好象沒什么太大特點,爬上墻頭,作幾個驚險動作,拍幾張照,就無所事事了,一幫苗裝少女等待著拍照的生意,一幫提著籃子,籃子里裝了兩三瓶礦泉水、幾包花生、紅薯之類的小孩子,采用的是窮追不舍戰術,令人不勝其煩。工藝品檔上多了些苗族的銀飾,一問價錢,便宜得不可相信,問賣者,“是銀的嗎”答道:“是苗家銀”。鬼知道苗家銀的定義如何,但可以肯定的是,絕不會是我們心目中的銀。   長城很長,也很高,大部份游客只停留在城樓的那一層,對山頂上的那段,是望而卻步,我們自由組合的一隊人有七八個,公主少爺居多,只有我和另一女孩子,堅決要欲窮千里目。   我開始跑得很快,把女孩子拉在后面,可慢慢的就氣喘如牛了,坐在石頭上拉風箱。女孩子一步一個腳印,終于烏龜贏了兔子。   山頂上的景至是可以想象得出來,但真實的感覺才最好,一覽眾山小,長城在腳下,大地我為主,光天化日之下,突然來了秦始皇的氣概。   山頂的人不多,零零丁丁,風很大,幾個老太太抱著一堆苗裝討生意,真佩服這些老人家每天能上這么高的山,老人家也很實在,每租一套苗服才一塊錢,而山下是五塊錢,同事靚女與另一位早到的男同事各租了一套,還邀請租服裝的老太太合影,老太太欣然答應。也沒要求額外報籌。也許就因為對方少了山下的勢利,兩位同事拍完,都十分樂意的送老人家兩塊錢。   下山的路上,一位在山下做成了我們一瓶礦泉水生意的女孩子,提著保溫瓶上來,說是給山上的奶奶送飯來了。小女孩嘴巴很甜,問候語,祝賀語如連珠炮發,走得遠遠了,還揮手祝好,物極必反,讓人感覺過于虛偽。   張家界(七)鳳凰古城   到現在為止,我看過三座長城了,一是北京的明長城,二是山東的海上長城,三是湘西的南方長城。   看完南方長城,又回到路過的鳳凰了。在鳳凰縣委招待所吃午飯,同事們說,來湘西最合口味就是這一餐了。鳳凰是個縣城,老城名氣大,保存得完好,新城卻不怎么,沒特色,路不直,房不靚,從招待所到古城的路面,如同回到八十年代初。   在去南方長城路過鳳凰的車上,已欣賞到鳳凰古城的韻味,黑色的瓦,黃永玉說是“黛瓦”,平實無奇,沒有嶺南一帶的龍船脊、瓦燒,也沒有江浙一帶的馬鞍墻,一片片黑瓦如魚鱗般拼成一塊塊屋頂,一塊塊屋頂亦如魚鱗般拼成一大片屋頂,兩大片屋頂參差在清澈的沱江兩岸。想起了劉禹錫的“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斜”的句子。   導游帶我們參觀古城有兩個名人故宅,一是熊希齡。一是沈從文。   說實在的,在這以前我是沒聽說過熊希齡這名字的,更別說民國第一總理的事了。   畢竟是湘西,這里山多路阻,歷來交通,乃至意識上,沒有天子腳下的大氣,沒有天堂江浙的細膩,沒有領南交趾的奢華,一代總理的家鄉,也就是那一座小院,幾間小房,兩個月前還到江浙去,在烏鎮,就欣賞那墻上的磚雕,石雕,木雕也入迷了,可熊希齡的家里,磚是磚,瓦是瓦,絕少裝飾,一切只為實用,與我家祖屋差不多,我家還是三代貧農呢。   導游說了一通熊希齡的介紹,只大概記得他是進士出身,當過官,然后在袁世凱那做過事,大家最有興趣的也只是他取的幾個老婆.我腦里只多了一個似曾聽說過的“香山慈幼院”的名字。   不識沈從文那可會見笑于大方之家的了,說實在的,其實,沈從文的書我看得不多,不是獨不看他的作品,而是不太喜歡看自已不太了解的那個時代的作品,那是個渾亂的時代,不同背境的歷史書,有捷然不同的解說,當朝認為正統的看了不敢茍同,異端的接觸的機會又不多,于是索性不看。   沈從文的家不奢華、不大氣這并不覺得意外,雖然他家也是商賈之家,但沈從文畢境是文人,文人叫儒,習慣上加上個寒字,叫寒儒,寒儒寒磣點正常之極,沈從文年青時的照片倜儻風流,可中老年后就沒有獨樹一幟了,有一張穿著中山裝,那個心惡的時代的標準造形,還是走吧,走出這孕育一代文豪的房子。   路上一座木頭房子引起我的興趣,房子突出巷道三分之一,兩層純木結構,已覺破敗了,也許它太有特色了,即使占道,也聽之任之,房子一層有倆老人在賣小吃,設備簡到無法再簡,賣得是一種草餅,可惜沒時間吃。正欲更多欣賞這木樓,又被導游趕走。   張家界(八)沱江兩岸   看罷名人故居,來到沱江邊上,一座舊城樓的兩邊延伸著兩斷舊城墻,這城樓在黃永玉專訪的電視中見過,只可惜大門緊閉,從門縫里看去,里面一堆木料,幾臺木工用具,這成了一個修復建筑的工場。   城墻兩邊的店鋪刻意的修復過,古色古香,當然,只是古董外殼,現代的內俚。   城墻上望去,沱江水有點綠,現在是枯水期,水很淺,江上有船,但看樣子是特別為旅游而設的船只,船有篷,尾巴翹很高,象平放著的魚尾。   乘船游沱江是這次之行的一個項目,一船七人,在船上要穿救生衣,但救生衣很臟,一位女同事寧愿冒生命的危險,堅決不穿,穿上的也是應付式地掛在身上,不敢系帶子。   兩岸有苗妹唱情歌,使用揚聲器,但也聽不到她在唱什么,在來的車上,導游教我們唱段山歌,很有意思:   韭菜開花細蓉蓉,妹愛哥來不怕窮,   只要兩人情義好,冷水泡茶慢慢濃。   導游本是苗人,樣子長得不怎么樣,但山歌唱得還可以,好多人都關心他們的計劃生育問題,導游說他合法的生了兩個孩子,讓不少人羨慕不已。   在船上可以親近江水了,江水很清,江底下長滿水草,水草綠得可人,水波下,飄飄揚揚,聽說水草是圣潔的,皇宮殿堂的內頂,叫藻井,我還看過“萍藻薦春秋”的對子。   這里的江面保護得還算好,有專門船只清理水上的雜物。江邊有座磚塔,不知叫什么名字,反正是照相的好背景。   船走了幾百米,就回頭了,在一個小碼頭上岸,導游說,有兩個多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。   岸上的店鋪在列隊歡迎著游客,好多蠟染,其實真正是染的不多,大多是畫在布上的,我們的全陪導游譚ser說,這不正宗,云南的才好。同團的幾個老團友以幾塊錢的價格,買個蠟染袋子,象女式袋的挎著,很滑稽的樣子。我不太喜歡蠟染,幾年前買過一張蠟染畫,掛在墻上,總覺得它色調過沉,給房子帶來太多的老氣。   鳳凰很出名的有一種食品――姜糖,也許這些地方山多,嶂氣大,水氣重,當地以吃姜糖來辟這些嶂氣。這里有數不盡的姜糖老店,導游在來的時說,看到做糖的過程也許會覺不太衛生。我想,再不衛生的食品制作我也見過,手做糖又何足掛齒。   買糖的人很大方,只要你過來,他就任你先嘗,反正也吃不了多少。這里幾呼每家店都賣姜糖,但只有邊做邊賣,單獨經營的店最好生意。路過一家店子,一家幾口,老的在拉糖,年青的在剪糖,五塊一斤,買了一斤,再逛半個多小進,見幾個同事圍著另一個店子,把本來五塊一斤的市價講成了四塊一斤,便宜了一塊錢,我又再買了一斤,同事們專挑不太辣的買,我可專挑最辣的,姜糖嘛,不辣的也叫姜牽?   在家里父親說他小時候也有這種小吃,而且鄰居周伯就是以做姜糖為生,每逢周伯做糖,父親就走到周伯身邊流口水,等周伯做完,總獲一大塊的饋贈。   張家界(九)風雨橋與鬧市古寺   乘船游沱江時,要從一座風雨橋下穿過,橋下灣了只小船,一個苗妹在船上與所有的過客唱同一首情歌。當然,不能因此而挑掦,畢竟是旅游嘛,只當在遠遠處沒聽到過,只走近了才第一回聽到,直把自已當成苗妹心怡的對象。   穿過橋底,船行幾百米,往回看,發現這橋原來很美,不知叫什么名字,但這種建筑模式常在旅游雜志上看到,好象叫風雨橋,或廊橋。侗族常有這建筑。   風雨橋橫跨沱江,有蓋,有窗,這種建筑主要是供人行走,不能行車。上岸后,走過一條商業街,黑黑暗暗,回來看了照片才想起,那原來就在風雨橋上面,從外面看去,風雨橋很有特色,本可以慢步橋上,欣賞獨特建筑之余,還可以欣賞兩岸景色,成了商業街,實在是煮鶴焚琴。   鳳凰的老街上,有一座天王廟,牌坊設在街上,一行樓梯直指小山上,正殿建在山上,門前冷清,我與兩同事拾級而上,鬧市尋古寺。   廟宇不太輝煌,幾個在廟前閑聊的道士見有客來,精神百倍,各就各位去了,廟里供著三尊神像,彩衣立姿,不知是那位神祇。   幾位就位的道士一個坐回香油簿的桌后,一個在神壇邊,另一位沒穿道服的中年人煞有介事地招呼我們到殿后去,說有良言相贈,我笑而推卻,這一定是算命問卦的吧,故弄玄虛的,還不是看著來者的錢包,向來自已不喜歡算命,已經是命了,就讓自已在人生中邊走邊看吧。   細看兩側侍立的神像,神態麻木,卻滿身濃彩,摸摸覺得是水泥做的,也許色彩的豐富,是以彌補底氣的不足罷,看來這廟的歷史是有限的了,問了句道長神廟的歷史,答應說始于明代,那個年份連他也不清楚。廟里只有我們三個客人,道士們太“熱情”了,避之則吉。
1、張家界中國旅行社(www.jneehr.icu)支持網絡資源共享,所有內容均是免費瀏覽,代表張家界旅游網的觀點.
2、本站所有文章:包括本站網友原創及部分轉貼自互連網,軟件及文章的版權屬于原作者。本站倡議尊重原創、尊重他人勞動成果。所轉載的,其版權均由原作者或原刊載媒介擁有,如有內容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您通知我們!
推薦張家界風光



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營業執照 | 付款賬號 | 國旅榮譽 | 報名流程 | 辦公場地 | 收藏本站 | 網站地圖
張家界中國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2009-2016 www.zjjcts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國旅經營許可證號L-HUN-08017
免費資訊電話:0744-8355777 2168999 2162999 2162777 品質旅游服務提供商:張家界中國旅行社有限公司
2007年度國際旅行社旅游接待優勝獎 湖南省首屆安全旅游示范單位 2008年度湖南省最佳旅行社 2008年度張家界優秀旅行社 2009年度湖南省最佳旅行社
湖南省五星級旅行社 2010年度湖南省最佳旅行社 2011年度優秀旅行社 制作維護 © 版權所有 張家界銀河商務會議展覽有限公司
張家界旅行社 張家界旅游社 m.zhangjiajieline.com 張家界中國旅行社 張家界玻璃橋 張家界中國國際旅行社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甘肃11选5号码遗漏 打鱼游戏下载手机版下载 恩腿子南京麻将有挂吗 六合现场最快开奖结果 上海天天彩选4官网 网赚平台app 甘肃快3跨度走势图 pc蛋蛋软件 重庆福利彩票官方网站 江苏体彩e球彩下载 金属行情软件哪里下载